首页>委员风采

邓中翰:我的“中国芯”

2020-11-17来源:人民龙八国际app报
A- A+

◆邓中翰:

第十三届全国龙八国际app委员,无党派人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中星微集团创建人兼首席科学家。

“一个海外学子成为一名爱国创业者,他将闪亮的‘中国芯’成功植入世界IT的银河,微米的小空间是他创新的大舞台——‘中国创造’。”2005年12月28日,CCTV200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揭开谜底,“星光中国芯”总指挥,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创建人邓中翰捧走了分量最重的年度大奖。

身为中国芯片先行者,21年来,邓中翰带领团队坚持自主创新,实施“星光中国芯工程”,实现15大核心技术突破,拥有3000多项国内外专利,开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数字多媒体芯片,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铸就了第一个在国际市场具有领先地位的“中国芯”……

■梦想成为科学家

出生于江苏南京的邓中翰,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带着儿时的梦想,邓中翰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就读,开始了学习探索之旅。

大学期间,邓中翰有着强烈的求知欲,喜欢挑战自己,钻研更深的课题。大二的某次物理课上,一位教授正在讲解关于电磁学的题。不同于仅听懂教授讲述的内容,邓中翰开始思索这段讲义中更深的一些问题。于是,邓中翰课后用整整8页纸写下了自己的想法以及5种试验方法,证明教授课上讲的思路有问题,并将信投到了教授的信箱。收信人是中国科技大学著名教授胡友秋,曾经在中科院工作过,后来到国外做过访问学者,有着丰富的学术经验。

但正是这么一“抬杠”,邓中翰成功吸引了胡友秋教授的注意。他看出了邓中翰的天赋,并把他推荐给了当时正在进行科研项目的黄培华教授。

寒假到了,别的同学都回家过年,只有邓中翰留在学校。“因为那些文献都是专业书籍,很多都是英文的,我需要查阅大量资料和词典才能看懂,只能去学校图书馆学习。”那个寒假,邓中翰比平时上课还要努力,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看资料。一个月下来,他不仅读完了那“近一尺高”的文献,还罗列出了自己的观点。“黄教授都没想到我这么快便有了自己的看法。”这件事让黄教授破例接纳了他,让一个本科生进入自己的科研小组。

1990年,邓中翰在《科学通报》上发表了用量子力学解释外太空射线对地球矿物质影响的论文,这对一个本科生来说很不容易。也正是这篇论文,让他在第二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脱颖而出。

1992年大学毕业时,邓中翰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的入学通知书,这在中国科技大学一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因为这是一所历史名校,美国人称为“比黄金更能给人带来光荣与喜悦的大学”。

月落日升,寒来暑往。到第5年毕业时,同学们发现,这个被他们称为“约翰·邓”的同窗,竟一连取得了物理学硕士,电子工程学博士和经济管理学硕士三个学位,成为当时该校建校130年以来第一位横跨理,工,商三个学科的学者。

毕业后,邓中翰到美国人才汇聚的硅谷闯荡,先是在美国Sun公司参加了UltraSPARC中央处理器工程,后来又进入了IT人才最向往的IBMWatson研究所工作。1998年,邓中翰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PIXIM.INC。凭借着超前过人的技术创新以及辛勤的工作态度,邓中翰的公司很快市值飙升,一度达到1.5亿美元。

■长城烽火台旁立誓

就在那时,邓中翰遇到了时任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周光召同时兼任国际物理学联合会副主席,在国际物理学界享有盛誉。

“中国半导体工业可能要走一条新的道路才行,你想想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在一次交谈中,周光召向邓中翰提出了一个沉甸甸的话题。

考虑中国芯片产业到底应该如何突破的问题,邓中翰从自己看到的,最擅长的,也是亲身经历过的硅谷模式出发,提出中国宜尝试一种新模式。

如今,当往事一点点地被揭开,人们发现,邓中翰回国创业并非一时冲动。

时间回到1998年,在一次与有关部门的座谈中,邓中翰就如何推动科技创新作了专门汇报。邓中翰在汇报中提出:在中国科技体制下,不能仅仅靠国家实验室方式搞创新,还要建立起支持创新的产业,通过产业推动国家创新发展。

这个报告犹如一颗石子抛向了湖心。不久,邓中翰收到反馈,他的报告获得赞赏,“大家非常认同我的观点,给我回国创业以很大的信心。”

不久,另一件事给了邓中翰更大的震撼,他更强烈地感受到祖国的召唤。新中国成立50周年庆典,邓中翰受邀回国参加并在天安门广场观礼台观看了盛大的阅兵式与群众游行。“当时我站在观礼台上,非常激动也很自豪。面前展示着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各项成就,那样的神圣,对我的震撼和触动非常大。我从小受国家培养,享受到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的机会,可是还没有为国家作贡献。作为一个青年代表,被给予这么高的礼遇,受到了极大的鼓舞。”邓中翰如是说。

观礼结束后,邓中翰和他的团队穿着印有“我登上了长城”字样的纪念衫登上了长城,他们一起在烽火台旁振臂高呼,几乎是那一刹那,他立下誓言:“我要为祖国打造芯片‘长城’!”团队回国的决心,就像水泥一样慢慢凝固,成为一个坚强的回国创业集体。

■手工打造“航空母舰”

1999年10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北土城西路103号,在一栋破旧的两层楼中一间100多平方米的仓库里,中星微正式成立了。

目标确定,起步却困难重重。当时,“中国芯”不要说口碑和市场,就连起码的生产条件也没有,研发的芯片只能选择在香港,台湾或其他地方生产。邓中翰说:“这就像在非洲沙漠里开中餐馆,既买不到中国辣椒,也没有客户……那种白手起家的感觉,就像手工打造‘航空母舰’。”

简陋的仓库办公室,不仅冷还透风,2000年北京隆冬的寒冷,让他们的双手长了冻疮……这些苦对于邓中翰他们来说,太微不足道了。2001年底,有一个新的难题出现在邓中翰面前:公司账上只剩下100多万元了,创业公司在发展初期最害怕的资金断流出现了。

当时,摆在邓中翰面前的有三个选择:一是把公司的技术,产品卖掉套现,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二是进一步融资,但此时融资非常吃亏,对老股东和持股的员工不公平;三是贷款。最后,他选择了贷款。当时,公司没有什么可以抵押给银行。邓中翰和公司三位创始人就以自己的存款,房产和股票与银行签订了个人抵押贷款合约,好不容易贷到了300万美元。在签完合约的那一瞬间,他们与“中国芯”更是血肉相连。

顺利过冬,邓中翰苦苦等待的春天终于来了!

2001年3月11日夜里,17个月的梦想坚守终于有了回报——第一枚百万门级超大规模数码图像处理芯片“星光一号”正式研制成功。很快,各路媒体纷纷报道:中国结束无“芯”历史,中星微电子开发出第一块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领先的多媒体芯片……

芯片做出来了,卖给谁呢?

邓中翰找到了索尼。他一路赶到东京,却遭遇了又一次的“滑铁卢”。

在索尼总部大厦里,邓中翰刚说完自己来自北京,想卖图像处理方面的芯片,就被一位主管打断:“我们索尼是这项技术的鼻祖,有几千种这样的产品,几百个这样的专利。如果你想学的话,可以看看我们的展览和产品,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听你推销产品。”不到5分钟就被送出了门,望着那个高傲的背影,邓中翰只说了一句:“Iwillbeback!(我还会回来!)”

“应该说,这反而给我带来了一种力量,使得我们后来几年非常踏实地把技术进一步做好,也给了我们一种决心,一定要彻底打进索尼。”邓中翰的回答异常干脆。

果然,2005年夏天,索尼新一代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已然跳动着邓中翰的“中国芯”。同年11月,中星微顺利实现了又一次华丽转身——在美国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凭借核心技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在纳斯达克闭市仪式上,邓中翰提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中国芯”已经跃出国门,踏上了世界舞台。

之后几年,中星微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星光一号”到“星光五号”数字多媒体芯片接连推出,中星微电子多媒体芯片全球销量突破了几亿枚,成功占据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份额60%以上。这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芯片,第一次在一个重要的领域达到全球市场领先水平。

最让邓中翰自豪的,还是他实现了当初的誓言——通过产业化推动中国芯片技术不断前行。“我坚信,‘中国芯’将会响亮世界。”

■“国家,永远让我热血沸腾”

2018年3月15日,全国两会的“委员通道”开启。站在通道上,邓中翰就我国芯片发展状况娓娓道来:“集成电路和芯片是信息技术的主要推动力,信息产业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芯片的进步。苹果手机,谷歌下围棋机器人,背后都是芯片在处理数据。每年我国进口的最大物资不是石油,粮食,而是芯片,每年达2000多亿美元。”他道出了我国的“缺芯”之痛。

“人工智能技术,被视为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推动力。芯片,则是人工智能产品的重要关键部件。”邓中翰说,“我们一定要在‘无人地带’实现领跑,只要我们‘芯片人’坚持走自主创新道路,芯片强国梦想一定能实现!”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邓中翰提交了《关于加快制定“新基建”投资管理办法推动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自主产业“领跑”发展的提案》,这也是今年他最希望转化为政策的一件提案。

据邓中翰介绍,下一阶段,中星微将踏入“新基建”建设周期,继续沿着“智能摩尔”技术路线,通过基础性创新,驱动深层次发展,展开基于多核异构智能处理器(XPU)的新型智能处理技术以及系统应用研究。谈及未来,邓中翰信心满满,“未来十年‘星光中国芯工程’计划投资100亿元,用于芯片技术研发,标准研究制定,系统应用开发以及大规模产业化,为进一步把‘星光中国芯工程’做大做强提供资金保障和人才保障,助力我国电子信息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从结束中国无“芯”历史,到打造国家安全名片,再到开启“智能摩尔”之路,“星光中国芯工程”20多年来取得的进展和成果,是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核心技术研发及大规模产业化的重大突破,是我国电子信息产业通过自主创新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的成功案例,充分体现出国家创新发展政策的有效性和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

邓中翰深情地说:“作为一名海外留学归国的科技工作者,至诚报国,科技强国是我们的愿望,把个人理想融入国家发展伟业,是我们人生中最大的荣耀。我很荣幸在这21年的时间里,和我的团队通过自主创新,让‘星光中国芯工程’在祖国大地开花结果。”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上中学时,邓中翰就喜欢这首歌,直到现在,“星光中国芯”团队最爱唱的仍然是《我的中国心》。邓中翰总说,“我的工作,学习,生活早已被贴上了‘中国心’的标签:‘国家,永远让我热血沸腾’。”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

网站主办:全国龙八国际app办公厅

技术支持:央视网

Baidu